哥哥干少妇分开双腿ckplayer在线视频_偷拍自拍哥哥干狠狠鲁_色姐妹干妹妹_哥哥干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giftnews.net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六十九章 百依百顺

时间:2018-07-09 这个时候,密闭的房间里静悄悄地,胡莉穿着那件性感迷人的「蛇蝎美女」的缠绕时尚泳衣,色彩是土黄中带点黑斑的蛇纹,在性感中突出一点野性的味道。由于採用的是高弹力面料,连体式设计,胸衬掩映下一双丰满的乳房晃晃蕩蕩地在胸前跳着,秀铤而结实,前面独特的褶皱下乳尖那一小点儿骄傲地向上仰翘着,清晰可见。
  后背则为全空,仅仅用交叉繫带遮掩着光洁美丽的背部,下面小小的V型,那一点点的布实在是有些不够,屁股浑圆曲滑,臀缝线条明朗,臀肉弹性十足。大腿修长又白又嫩,小腿结实而舒缓,从脚踝到趾间的形状都很漂亮,一双长腿上蹬着细长的黑色高跟鞋。曲线玲珑的身材配上那张绝色俏丽的脸蛋儿,让我一下动了性。
  胡莉挺着奶子、晃着屁股、迈着长腿走了两圈儿回头问我说,「亲爱的我美不美啊?」我看着她的优美胴体两眼发直,下面的鸡巴都硬起来了,「潘六儿,再走两步给你家西门大官人看看。」我看得都快掉口水了,「别老色迷迷地看得人家难受嘛,」胡莉俏生生才甩出这一句抗议,就被我一把搂住摔翻在床上。
  上面丁香暗吐、俏脸偎依,我把这妖艳迷人的狐狸精搂在被窝里从头到脚细细摸着审视着,她穿着这时尚的性感泳衣真是漂亮极了,上面两个乳房挺挺的,透过泳衣还能隐约看到两个小乳头,后面露出性感雪白的背,屁股翘翘的,大腿根部刚刚好紧紧的包裹着阴户,摸起来也是触手细滑、宛若无物。
  咦!我突然摸到有几根阴毛从胡莉那又窄又细的泳衣下部漏了出来。「亲亲小老婆,你这泳衣也太节省布料了,你看这是什么。」我一边用手捻动,一边挑逗着怀里的尤物。
  胡莉的脸一下红透了,大美人儿直往我的胸脯里钻,「达达,达达……」柔声腻语地撒着娇。我却性不可遏,不依不饶地抓住她玉颈后面扎的那个结,这是这条美女蛇的七寸啊。我轻轻一拉,顿时玉帛顿现,美女蛇的蛇皮被我两把剥得乾乾净净,连细长高跟鞋也被我用两脚夹脱掉顶到了床下,这下大美女被弄得一丝不挂。早已心属于我的胡莉半推半就地任我剥衣解带,知道今天反正要被我弄了才会罢休的。
  而今天,我要从头到脚地好好玩弄一下怀中的尤物。
  首先,我将她斜躺着搂在怀里,先抚摸着她的满头秀丽的长髮。头髮是女性的心理性感带之一,我用指头拨弄胡莉的头髮,一根一根地抚摸着,亲嘴咂着嫩舌头,享用她嘴里的甜唾和万般的温情,感觉着她的玉体慢慢发热。
  「这是什么呀?」我弄着她的满头青丝问着她,「头髮啊,冤家,怎么这个都不认识了。」胡莉有些不解地回答着,「那这几根黑乎乎的是什么呢?」我轻抬她的玉臂,用舌头舔着她的腋窝问着,心肝儿被我舔得浑身发颤、笑意盈盈地说,「达达,别舔了,那是奴的毛。」「什么毛啊?」我恬不知耻地追问着,「腋毛,冤家,那是腋毛,你饶了奴吧。」胡莉有些忍受不住我的骚扰了。
  「亲亲你这腋毛还挺秀气的,多不少几根,怎么没剃了呢?」我哪里能饶了这嘴边的美肉,「原来想过,怕剃了长出来的太粗就没动,达达,您别盯着看了,羞人答答的。」我看着怀里娇羞无限的美女更是动情,「有什么呀,你没看见月琴那个小骚货,腋毛扎眼呢,娟儿要秀气些,本来腋毛就不多,还剃得乾乾净净的。」「那达达更喜欢谁啊?」「说不上,各有各的味道嘛,不过月琴的确要骚些呢。」
  说着我的另一只手往下移动着,一把覆在胡莉的粉胯上,那里还长着一把黑油油的毛呢。阴毛可以说是女性对自己身体最自卑的部位,根据资料显示,大部分女性非常在意阴毛的长法、浓稀等等,在这种心理的作用下,阴毛的指技勾起女性的羞耻心,进而转变为强烈的性冲动,使女性如癡如狂,今天我的主攻方向就是这里,前面不过是铺垫而已。
  「这是什么毛啊?」我搓弄着明知故问,胡莉没有回答,呻吟声却越发撩人,下面也湿润了起来。女性的性交和男性比起来,以心理方面的感受较为强烈。因此,往往受情绪控制,在意是否被爱。我一会儿用二,三根指头的指尖,重複地插进阴毛里梳弄;一会儿蓬乱地用手拨弄,甚至用指头缠绕着玩;抑或一根一根仔细地梳理,把手当成梳子,仔细、慢慢地进行梳理着莉儿的阴毛。
  胡莉自出娘胎可能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玩弄呵护过自己觉得羞耻自卑的阴毛,不仅是生理上,来自心理方面的强烈刺激,一下子提高了她的性感,紧紧搂着我浑身乱动着,似乎想摆脱我对她的阴毛无休无止的纠缠。
  「心肝儿,告诉爷,这是什么啊?」我用舌头舐着她的耳垂到颈项部位柔声问着,「达达,你饶了奴吧,要弄你就弄吧,别再羞人家了,好吗?」看着令人消魂的大美女在自己怀里婉转讨饶,我的心里无比得意。
  「狐狸精,要爷饶了你也容易,只要答应一个条件。」听我这么一说,慾火高昇的胡莉哪里还把持得住,「达达说了吧,什么奴都答应你!」
  「莉儿,我记得你在你家排行是老六,对吧?」「是啊,只不过别的哥哥姐姐都在外地。」「你的娘家姓是姓潘,对吧?」胡莉的妈妈的确是姓潘,这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达达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觉得我和潘金莲有什么关係啊?」
  「也没别的意思,我只是想给你改改名字。」我上面抚摸着胡莉的秀髮,舔弄着她的脖颈和腋下,下面梳弄着她的阴毛,大鸡巴在她湿淋淋的艳逼口子上慢慢顶着转着,被我弄得心神全失的大美人儿瘫在我的怀里,「达达,要改你就改吧,改成潘金莲都成,奴全听你的。」
  「在床上,你跑不掉就是爷的潘金莲,但明地里叫着那可不成。」我一边挑逗着一边玩弄着怀里的尤物,「这样吧,乾脆改姓潘,潘莉,怎么样?又性感又大方,比原来直接叫狐狸的那个胡莉好多了。」
  「潘莉、潘六儿、潘金莲、胡莉、大妖精、狐狸精、亲亲小老婆、胡二姐,你看,爷是不是起名专家,你才跟达达几天,就有了这么些名字,够不够啊?」我有些得意地问她。
  在不经意之间,我给胡莉加了个别名,看起来似乎是一时好玩,但其实很有意义。龙腾和天龙都是搞药的,圈子里的人并不太多。胡莉原来是张有福的情妇,虽然不怎么出门但名字却在一定範围里被人知晓。被我改成潘莉以后整个换了身份重新包装出来,再加上自己的天赋和后天努力后简直是脱胎换骨。天龙瓦解后更是少有人知,在江陵药业呼风唤雨、大名鼎鼎的女强人潘总竟然会是以前那个叫胡莉的小妖精。
  莉儿本来就以身相许,在我的魔手和大鸡巴的全力挑弄下,面对阴毛被一根一根地触摸,挑起她激烈的羞耻心。同时,感觉到自己的阴毛被心爱的男人一根一根地怜爱,心理的欢欣不言而喻,连带刺激起强烈的性兴奋。下阴淫水潺潺而流,双目如丝,满面春情蕩意。
  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了,翻身抱起莉儿,抬起她的屁股顶着我硬如钢铁的鸡巴,对準她已湿漉漉的浪穴以观音坐莲的姿式猛然插入。「喔……好胀……官人达达……顶到心尖子里去了……啊……」莉儿连甩头的姿势都是那么地优雅,媚眼惺忪、紧闭秀眉,张着性感双唇,意乱情迷,如癡如狂地浪呻着,并缓缓扭动着屁股迎合着我的抽插。伴着淫水浪呻,我兴奋到了极点,抱着莉儿粉嫩的屁股猛抽狠干了一百多下,我翻转了她美艳的胴体,让她狗趴在床上,雪白诱人的屁股向后高高翘起,然后将大肉棒对準她红艳的逼心子,双手托住莉儿的丰臀,将我坚挺的话儿捅进莉儿的小嫩穴内。
  「潘莉儿,你达喜欢你身上的一切,从又大又媚的眼睛、挺直的小鼻子、樱桃小嘴,甚至连你秀丽的长髮、娟秀的腋毛和这黑油油动人的阴毛,爷都爱得不得了。」搂着绝色动人的大尤物,我特喜欢说着下流的话儿,借此挑起她的羞耻心,紊乱她的心理。在我的上下抚摸和动情挑逗下,莉儿似乎享受到了真正的大欢喜。不仅只是肉体上的,精神上也受到强烈的攻击,莉儿瘫软在我的身下,百依百顺任我施为。
  此时,我的大鸡巴动作十分缓慢,在她的浪逼里面缓缓地做回转运动,使她焦虑中充满了饥渴,雌伏在我的怀里柔声呻吟着,「达达你太坏了,连人家下面的毛都不放过,您别逗你的潘莉儿了,来吧,达达,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再紊乱也没关係……。」
  我们换了很多种的姿势,彼此在兴奋中迎来了一个又一个高潮,大鸡巴直接肏入洞中直抵花心,欣赏着莉儿美艳的脸蛋上各种淫蕩艳冶的表情,我感到自己也癫狂起来。莉儿的蜜穴夹得我的鸡巴越来越紧,夹得我几乎感觉几乎快要丢了,于是我更加用力抽插着。
  「我的一切都是你的,潘莉儿、潘金莲、大妖精、狐狸精,只要爷喜欢,爱怎么叫人家都可以。来吧……爷……好好地疼奴奴……。」莉儿被我这波强力的抽插调动了全部激情,几近癡狂地高声叫着。「官人……金莲不行了……噢……又顶到花心里了……不……不行了……妹妹上天了……啊……。」随着莉儿撩人销魂的呻吟声,我顶住花蕊,摆动屁股研磨,她快乐地大力颤抖,小手在我週身不住抚摸,一面低低的尖声哼叫,我兴奋的大力压着她的娇躯,屁股挺动,莉儿哆嗦起来,蜜壶内温暖润滑,涌出了股股滚烫的花蜜。随着她体内射出的阴精,我的兴致也逐渐高昂,那根被紧夹在莉儿粉嫩肉穴里的鸡巴一阵酥麻,终于我也忍不住洩在了她的体内。
  我扭动屁股缓缓抽送,她软瘫着身子舒服地微微瞇起凤目,探手到我的股间,尖尖的指甲在我的会阴轻轻搔着。我顿时又酥又痒,微微颤抖,我的潘金莲媚笑着问我:「舒服吗?」我亲了她一下道:「好宝贝,你在什么地方看到这手法的?」她娇媚地道:「我不告诉你……」我笑道:「不说也成,不过你知道这手法为何让人舒服吗?」莉儿好奇道:「为什么?」
  我探手到她股间,掌心轻轻贴在她会阴部,莉儿只觉一股温暖的感觉在她的蜜唇与菊花蕾间快速游移,酥痒得蜷了起来,咯咯娇笑道:「你饶了我吧!」我趁机用食指轻轻搔弄她湿润的菊花蕾,莉儿浑身大震,连忙抓住我的手,颤抖道:「不行……」
  我将手拿了开去,她才放鬆下来,我挺动着微笑道:「刚才你这手法就是刺激屁眼儿产生快感……」莉儿晕红了俏脸,啐道:「胡说!」我神色古怪问道:「我的心肝儿潘莉儿,你后面还没被人动过吧?」
  莉儿羞涩道:「你别胡说,那里怎么能乱动呢?」我用力压住了她,低声道:「漂亮女人浑身可都是宝啊,心肝儿,你身上的东西我都要!」莉儿颤抖着身子,羞道:「那里怎么能行呢?」我一面不断用力挤入她体内,一面俯上去吻着她的俏脸,喃喃道:「有啥啊,别害羞嘛。上面的嘴是吃饭喝水的,不也伺候了爷,下面的阴毛也一根根被爷给梳弄了,改天好要一根根好好数数。你这小屁眼儿,还是乖乖给了爷吧,好吗?」
  莉儿感受着我强大的佔有力,舒服得心摇神驰,又听着我不断而固执的要求,心中一软无奈地说:「随你吧……」我轻轻亲吻着她,柔声道:「莉儿,我要了你的第一次,以后你整个儿都是我的了!」
  莉儿听了我执着癡狂的话语,俏脸晕红,神态娇媚,微微颤声道:「你……你现在就要吗?」我缓缓退出玉茎,摇头微笑道:「今天还要泡温泉,明天事儿也挺多的,暂时饶了你,记在帐上,等爷高兴了再要。」她看着我嘴角坏坏的笑容,狠狠在我手臂上掐了一记,恨恨道:「好事情都被你一个人佔了,你可要轻点慢点儿,人家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你要什么就什么,百依百顺地,再没想到说个『不』字来呢。」。
  我想起一件事情来,便随口问她,「胡莉我儿,爷对《金瓶梅》熟那是钻研过的,你怎么也那么熟悉呢?总不会是自己爱看吧?」莉儿一听,身子在我怀里扭动了一下,羞答答地回答说,「还不是张有福那个死鬼,最喜欢《金瓶梅》了,弄了好几本回来当教科书看,让我们几个可怜的女孩子照着让他弄,有些段子还要我们背下来在床上讲给他听。你们这些臭男人,怎么有了钱有了权就这么变态呢?像一个模子里倒出来一样。」
  「那他觉得你像书里的谁呢?」我有心无心地问她道,「冤家,你真是坏到了极点,」莉儿浑身颤抖着说了出来,「其他乱七八糟的就不想多说了,就我们几个最熟的姐妹中,我经常扮的是潘金莲,那个郑美莎是春梅,我们是一对儿,那个挑单最贱最浪的姚玉明是王六儿。」
  听她这么一说,我一下呆住了……。